涉毒孤儿:讨厌关于父母的命题作文只能看照片编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2017-10-31 19:18:42    次浏览   

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△ 丁宇的父亲涉毒犯罪正在服刑,他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
     30年前,毒品像一场白色瘟疫在下马关镇蔓延。成群青壮年农民丢下锄头,挤上火车汽车去外面的世界“撞命”,最终身陷囹圄甚至被判极刑。
     2011年的数据显示,宁夏同心县贩毒涉毒人员有1721名,被判有期徒刑的1382人,死刑234人。在同心县戒毒所,则人满为患,甚至一家几口人都在里面戒毒。下马关,则是同心县的“毒品重灾区”。
     彭立生是下马关人,他从毒品泛滥的年代成长起来。11岁那年,父亲因贩毒被判死缓,此后,挨饿、辍学、端盘子、搬砖块、下煤矿,填写了他人生的前30年。相较体肤之苦,内心的创伤更是让他一度孤僻自卑到想要自杀。
     而今,他是60多个涉毒“孤儿”的“哥哥”。“我想他们走出阴影,不要走我的老路。”2015年,“同心爱心救助协会”在彭立生的孤注一掷下创立。
     △ 彭立生
     没有微笑的脸
     曾伟用食指在桌子四沿画着圈,眼睛望着窗外。偶尔,他会看看坐在身边的姐姐,但很快,又把目光投向远方。快两个小时过去了,红色球鞋把脚下的粉笔磨成了细粉,曾伟始终没有开口。
     10月1日上午,和曾伟在一起的还有26个孩子,其中半数来自涉毒家庭。他们聚集在“同心爱心救助协会”,参加一天半的心理辅导课。
     四年前,父亲因贩毒入狱后,五岁的曾伟把自己封闭了起来,长时间不说话。别人一接触到他,他会立马躲在姐姐身后。
     坐在旁边的江武是这群孩子里最大的,他耷拉着两条腿,十指扣着鼻梁,整个脸庞的大部分埋在了掌心里。他紧紧盯着周边的人,但并不去接近,“感觉像有一个无形被我惹毛了的大人站在那里一样”。
     中午时分,彭立生开放了隔壁的公益图书室,捐赠的书籍散落在架子上。《失落的一角》、《妈妈,我还是想你》、《目送》这样的书目被一一捡走,一个男孩则挑选了《小太阳的微笑》。
  &n

上一页: 泰坦尼克号乘客家书天价成交写于沉船遇难前夕    下一页:这个老婆婆胆子大!敢推婴儿车高速公路上遛娃